黑膝

吃腐,不吃乙女,喜爱日常小段子和玻璃渣。学生党。
企鹅2314363717

妖兽拟人――囚牛(壹)

☆一切拟人皆随自己主观,不受他人影响,雷同纯属巧合。
☆并非不尊重妖兽们,实际上,是因为太过爱他们才会写出来。
☆弧苟一个。这个系列会持续下去但会很慢。
☆悄咪咪宣个神仙朋友的山海经古原拟人语c群。群号:951216434。
☆ky退散。
☆那么,愿您在此看到自己喜欢的角色的影子。

囚牛。

外表年龄大概28。不过因为没有胡子显得比这个岁数要年轻许多。白净高挑。偏爱衬衫与黑色西装裤。

偏奶奶灰的发色一直被吐槽x。

明明不近视但总是要架副黑框平光眼镜。

是三界第一的乐师,不过自己本人倒是对这种名头没有什么狂热追求。

有点迷糊,不喜欢与人争辩。因此买菜时候总是会被坑x。虽然也懂得货比三家,不过很多时候一扭头就会忘了刚刚去过哪家了xxx。也因为不会讲价而买了较高价格的菜。

在现世是某大学的音乐教授,传授古典音乐。

因为很温和的脾气与声音而被花痴着呢(???。不过本人并不知道。

同时,温和声音带来的坏处就是听课的人总是会昏昏欲睡。再加上优美古典的钢琴曲子。

所以课上总是会出现众人五体投地的壮观局面呢。

会写很好看的板书,尽管课程很让人昏睡也有很多同学慕名来听。

因为听课的人太多加上是副科,索性就不统计上课人数了。

真是粗心呢囚牛。x

上课的一大特色是手脚会一起打拍子,形成一种诡异的海草感。

不过本人对此毫不知情反而乐在其中。

嗓子并不是很好也许是一大憾事。也因此自己本人对美声之类欣赏不起来。

虽然是个传统的中国妖兽,不过意外的对于乐器来者不拒。喜欢的都是偏古典的乐器,对于竖琴情有独钟。

来到现世并没有多久,对周遭一切好奇又戒备。

为家里的弟弟操碎了心。明明是个长兄却八个弟弟一个也打不过。日常miu人权的老母亲(???。

真惨呢囚牛.jpg

不过庆幸的是自家迪迪都很听话很乖――。嘛,即使内讧也都会很好的解决呢。

自知酒量很差,然而被邀请喝酒因为不太会拒绝别人还是会喝。

喝酒多了或新作出曲子会很高兴的跑到屋顶上去。然后被迪迪嘲风赶下来x。

懂得其实很多,无论哪方面都...咳。

据说气极了会举起琴来砸人。不过本人一直否定这件事。

过分的忙碌在柴米油盐间的家庭主妇,也因此被质疑过作为神官的能力。

不是一个好神官,却是一个好哥哥。

热爱大自然与艺术。喜欢暖融融毛茸茸的东西。

对于可爱小动物没有丝毫抵抗力x。

习惯顺从,有些悲天悯人的情怀。被视为无用。

弟弟是唯一的底线。如果被触碰到了的话,会变成另外一个人呢。

很注意养生,特别是吃水果和喝牛奶。不过对于有苦味的蔬菜会很抗拒。枸杞泡水老年人xxx。

执着的坚持在切西红柿时候给睚眦嘴里塞一块儿。

沉迷种萝卜与拔萝卜。

存戏。火烧云深寒皮700字。

白天.寒皮火烧云深。

闲来无事烧个云深罢xx。

玄正己成年,清谈盛会后。
难得闲来细细理了衣上纹理,眉峰微舒好整以暇拂袍坐于家纹旗下,风动鲜红旗尾拂面,似眼前跳动处毁那山清水秀之地妖异邪火。掌握椅侧扶手睨目冷哼,一掌屈起撑额,并指夹棋一子,怎奈何无人相坐对面敌手,罢一人分饰二子相对自娱,啪嗒落子棋局刚开。
不夜天府邸建处极好,恰是岐山至高之地,错落几处亭榭略一打眼便是收敛仙门百家动静。执子思量间白棋似开局便已节节败退,顷刻间失子数枚,比之云深境内萧条惨状倒是有过之而无不及。挑眉勾唇似解射艺忤逆余恨。
“仙门百家如此太过躁动,不将本座岐山温氏放在眼中。而今杀鸡儆猴,先给这姑苏之辈来个教训,日后亦好召集仙门小辈来此严加管教。”
沉声暗道间黑子已攻白棋大半至溃不成军,淡蓝云纹之处亦遭炎日炙烤,烈焰逼近,辱骂喧嚣之音不绝于耳,似倍觉吵闹抬手微按了耳侧。忽入耳乱世琴音,似沧海一粟,绵绵细极浸润此快散了的云深之中,倒是锲而不舍的,持续的紧。然少年琴法何其稚嫩,又是秉持着一昧救人劝退之心,受那迂腐极的家规束缚,不肯使得异域邪术亦无甚攻力,不过杯水车薪之态。
掌心蕴力直打那棋盘之上,震棋局愈发散乱,恰是思前礼废乐崩大乱之语,而今祸乱倒也真降了云深头顶上未免大快人心,索性拂了散乱棋局于地,轻理袖袍尾角,复回身瞧之一片邪异火光团围吞噬之处,终折身入了府中隔外界喧嚣。

――古书曰,天生十日而并之,荼毒此间万物,所照之处寸草不生,河露石床,生灵涂炭。
吾自当比其十日之辉,渐照仙门百家,诉之,温乃仙首。
顺吾者昌,逆吾者亡。

“这次拔了头筹且玄武洞中蓄意逆温的,是江家的大弟子?”
“江枫眠自己管教不好,本座可就替着教育了。自这射日清谈后,仙门百家噫无甚安实,本座恰是有意设立监察寮,云梦得此殊荣。此事,交予晁儿历练罢。”

寒澄婚戏。帮朋友存的。

是寒澄的婚戏呀。
寒皮。
给你们安利这个朋友她好好看xxx。人也很可爱很沙雕。
是她写的啦。
企鹅号。2071957511。

存了个戏。

莲花坞内,雨打残荷。
似梦回追忆彼时,亦又如回味,自榻间惊醒,蓦然回首,此地竟是不识。待得思寻片刻,扫见床侧紫红衣衫相叠,一时忽忆已是入手了云梦的莲花。
仍记起彼时,良辰美景赏心乐事。莲花的紫徒添些许炎阳烈焰红的妖娆,连排场颇大的锣鼓震天不绝于耳竟也压抑未觉喧嚣,而今想来,莫不是被那荷花似的少年一时惑了心神,竟是满心满怀皆是此待娶之人。
入目皆为红色,此是必然。岐山温氏为东道主,排场自然不会小。然莲花坞内,惟三桌酒席,数坛美酒,加之或辛或淡小菜,倒是比平日寻常人家的家宴更小气些。莲花娴静,必是不好被炙热阳光惊扰的,倒也并未多求,只供那牌位一桌,自家与江氏各一席罢了。
庭前负手,入目红色中总算带了些许流动,似一片火海,内里漩涡着步入自己身侧。是江氏门生共抬的轿子。一时只觉是镜里拈花,一片虚幻美好镜花水月。茫然伸手,却是入了那轿帘,一只少年白净手掌覆于掌心。微凉,似带清雅荷香。轿内之人也果真如此,素日暗色紫衣而今全部化为倾城红妆,眼尾脂粉也与衣衫相映起来,衬的杏目潋滟,收敛不住的傲气此刻却尽是化为了一厢春水,有如云梦六月的烟荷,受了淫雨,半羞垂首,荷间一点粉红却是施施然绽开来,印了鱼儿无数,正是刚好的时光。
掌心蕴力直将那半苞雨荷入了怀中,眉目间桀骜睥睨神色一时也化在了云梦的烟雨中,难得柔和带了些许喜悦笑意垂眸见人,偏首只作将他一并收入眼底之态。转身入了画堂,亲取艳红盖头予少年发顶披上,再翻手三支线香指尖打旋,施然借了烛火盈步于桌前牌位,双脚践踏那跪拜所用蒲团之上,只傲然略微颔首予那三支线香插入牌位之前,便是窥都懒于视那对红木牌位,只回身轻挽了盖下茫然羞愤着的少年步八仙桌前,拱手予人面对三礼成。说是施礼,莫过于只是拱手三下,倒是徒看这少年慌张行礼些许笑意抿于唇间,盖听闻桌侧稀碎议论声响徐然抬头睥睨一圈倒也是镇住了些许不服小辈。
是草率的紧,然自己生平何等排场十分巨大,得如此小气倒是头一回。一时心中蓦自失笑带些许嘲讽之意,睥目将厅堂躁动深压倒也无暇顾及小辈之间玩闹议论,只一遣后生,独揽了少年臂膀入怀,自后门穿行入别院,倒是比在不夜天走的更顺利些许。后只道是话本俗语,洞房花烛良辰美景,是一夜许久未曾得过的放纵。

是这样的我来宣群了。
人少群冷。只要你戏说得过去随便玩。
群里人少但戏都还算是ok的。不欢迎白。
审核不严玩的开心。
www。捧场莫。

[魔道/薛晓][童话风]巫师和人类<be>


♧长弧更新慢。
♧沉迷最近吸温总奈何不会写他的气。

很久很久以前,在森林里面,有一位很坏的巫师。

他坏到什么程度呢?巫师不但在森林里胡作非为,还会把他抓来的人炼化成可怕的凶尸。

森林里的居民对他真是讨厌透了,但是又惧怕他的可怕手段,没人敢去讨伐他,大家只能忍气吞声。

巫师喜欢人们的恐惧和仇恨,因为他自己也不开心。他住在他的朋友---牡丹花精灵的金碧辉煌的大屋子里,每天做着炼化凶尸的实验,拥有了很强的凶尸,可他就是不开心。

巫师让朋友写了一张告示:

"能让巫师高兴起来的人,他可以满足你的一个愿望。"

白衣的人类在走过森林时看见了,他把告示撕下来小心卷好,来到了巫师的窗下,用清亮的声音说。
"也许,我可以试试。"
"那么,请您跟我离开这里吧。"
白衣的人类朝巫师伸出了手。

巫师跟着白衣的人类走出了森林,人类带着他四处的游玩,他们爬上了一座山,巫师撇嘴"这里还不如我的森林有趣,你也是不过如此。"

"别急。"人类温和的说"让我们等夜幕降临。"

夜晚很快的来了,白衣的人类和巫师一起在草地上躺下,他们仰头看着满天的星星。巫师的森林高大古老,他从来没有在树缝里见过这么多这么亮的星星,他在草地上睁大了眼看着一刻也不肯忽略---直到日出。

但是,巫师发现自己忘记了昨晚的情景后又不开心了起来。"我还是没有快乐起来,你的方法毫无用处。"巫师轻蔑的对人类说。"别急,也许我们可以试试其他的办法。"白衣人类从容的笑着。

白衣人类又带着巫师走到了一个小村庄。他们一起生活着,白衣的人类每天晚上都会出去打猎,巫师也会跟着过去,他用魔力帮白衣的人类解决了很多猎物。

过了很多天后,巫师突然想到"他的眼睛很好看,也许我得到了,我就会开心了。"于是他假装真诚的赞美道"你的眼睛真漂亮,也许我得到了会使我开心。""如果是真的话,你可以把它拿走。"人类偏头思考了片刻朝他笑了一下,眼睛亮的像是水晶。

巫师把他的眼睛挖出来,小心地放进水晶的盒子中。但很快巫师发现,那本来很亮很灵动的眼睛,任他如何用清水冲洗都无法再展示出原来的光芒。

"也许我得换种方法。"巫师若有所思轻声说道。

他为人类的双眼罩上了白布,却仍然是不开心。

几天后,巫师再次向人类提出了要求,是在一次打猎之后。"你的剑很漂亮,也许得到了它,我会很开心。"

人类愣了一下"这是我师父......。"他思考了一会儿,最后还是朝着他声音的方向笑了一下"如果能让你开心的话,那你可以拿走。"

巫师得到了人类的剑,但他发现他的情绪并没有丝毫改变。

"也许是我该换个方式,要点别的什么东西。"

一天,巫师发现在他看向人类时,心情似乎有些许的好转。"是因为他的心脏吗?"

巫师想要得到能够使他永远开心的东西,他走向了人类,曼妙的声音带着蛊惑。"你能把你的心脏给我吗。"

"如果这能使你开心的话。"人类这么回答他。巫师走上前去,尖锐的手指刺破了他的胸膛。

那是多么美丽的一颗心---鲜活,红亮,有些温热,连带着上面沾染的血液也是芬芳的。

巫师欣喜若狂,他小心的伸出手指,触了一下那胸腔里停止跳动的心---只一下---巫师可悲的发现,那鲜活的心脏在他的手下迅速的枯萎下去,蜷缩成了黑暗的一小团。

他手握着那颗干瘪的心,像是醒过来一样喃喃自语。
"这是为什么呢?"

巫师突然有了感情,一滴水滴在他手中心脏上,然后又是一滴,两滴......。

巫师像个孩子一样迷茫的哭了。

"这到底是为什么呢?"

人类冰冷的身体当然没法再回答他。

巫师将人类安葬好,悄悄地握着那颗心脏离开了。

巫师再也没有开心起来。

不打tag就表明态度。

要是一个作者抄袭,你们却连着喜欢他的,写关于他文的人一起diss。
不觉得很神经吗。
是,它抄袭了但是我喜欢它。
这是我很喜欢的小说,不是最喜欢,但也有了感情。
会继续写关于这些的同人段子之类x
毕竟我就一小透明,你不撕我我不扒你。
没啥好说的,不占tag。x

刀剑乱舞:如果是食物!(2)


啥玩意我都能写成长的系列。

1、一期一振

草莓奶油纸杯蛋糕。
蛋糕里可以吃出一颗颗草莓干,这也是用了真材实料的表现吧x。
纸杯上印着军装的图案,与其他粟田口甜品是同一系列x。
明明是草莓蛋糕,顶端奶油上却撒满了蓝色与金色糖霜。
很容易被人当做其他口味买回去呢xx。
价格在一众极低廉的藤四郎内偏高。
味道很温柔,是被一众女孩子喜欢的甜品呢x。

2、药研藤四郎

葡萄味的水果布丁。
装在透明塑料盒内,上面用宽纸条围住,印刷了粟田口系列的军装。x
紫色的布丁很有弹性,酸酸甜甜。
是很普遍受欢迎的甜点x
因为糖分很低,女孩子吃多了也不会担心体重,是很让人放心的甜品呢。
布丁下埋有大颗的椰果和水果粒,吃到最后会有惊喜哟x
价格低廉,说不定这也是受欢迎的原因之一呢。

3、鲶尾藤四郎

上面印着立体鲶鱼图案的葡萄布丁。
虽然也是葡萄味的布丁,但上面的花纹非常显眼具有标志性x不会被弄错呢。
装在同样透明的盒子里,上面的军装据说跟同系列的骨喰藤四郎是一对(???)
布丁盒子上粘着丝带质的呆毛状装饰x可以扭成各种形状呢。
价格比起一般系列的只贵一点点,但也是很实惠的价格x

好了考试了我写不出来了(……)掩面。

断臂洋x奶道日常小段子(3)

写上瘾的沙雕玩意系列。
灵感来自 @一剑霜寒是茯林
自己存梗玩。

买菜。

某天,极其没有爱心的洋借口外面太热自己太弱(?)会中暑。
压榨童工的打发了奶道出去买菜。
奶道手里拿着薛洋用笔给他鬼画符出来的地图,极认真的走到了卖大葱的摊前。
并且认真的看了看纸背面薛洋写的,要求他买的斤数。
嗯,看不懂。
奶道眉头紧锁研究了半天终究放弃。
“三…不对好像是四……还有点像三……”
“那,那就给我买这个钱数的大葱好了……!”
于是奶道信誓旦旦的把钱推了过去。
并且在小二怀疑的眼神中认真的点了点头确认。

然后买了一百斤的大葱23333333。

奶道最后是拖着大葱拉回家的,还欣赏到了薛洋目瞪口呆的表情和周围邻里的复杂眼神。

薛洋:mmp。
小霸王完全没有意识到,是他的字的问题呢x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不行了这个事我小时候真的干过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买了一百斤大葱哈哈哈

断臂洋x奶道日常小段子(2)


这沙雕玩意竟然还有二。
随手写写,就自己存梗,不喜绕道。
艾特灵感提供源。
@一剑霜寒是茯林

3、掀摊子。

薛洋坐在木凳上,面前是一碗汤圆。
边是用手握勺一口口喂着怀里孩童,边是皱眉看着他各种不安分的拉扯自己头发,拽的生疼。
薛洋:忍耐.jpg
“甜吗?”
奶道停下手里摆弄着的头发,极认真的想了一会儿,摇了摇头。
“不太甜唔…”
薛洋顿时脸黑。
并且跟怀里幼童商量着。
“你看这么不好吃,我们是不是该掀了他摊子给个教训呀。”
被带入歧途的奶道极认真的点了点头。

于是薛洋重拾了昔日小霸王的风采,将人安置在地上站好后,独臂一挥轻松掀了人摊子。
并且笑眯眯的对着一边小星星道。“好玩不?”

小星星受到些影响似的,也上前去用小手装模作样的给报废了的摊子来了一下。
摊子:mmp

于是以后,人们在街上欣赏到了一个大流氓日常掀摊。
背后还跟着个七八岁的小流氓。

大佬势力强势来袭.jpg

奶道断臂洋日常小段子。

写着玩玩,别看,别喷,自己觉得好玩的x
注意,奶道。没记忆。
就当是存梗啥的吧xx

1.偷糖

奶星星又去摸了薛洋藏在床下的糖罐子。
并且这次极其顺利的将糖吃进了嘴里x
在某小星星极其得意甚至还想再摸些时候,一只手冷不丁将他提起来晃了晃。
薛洋:你干啥呢?
晓星尘口中还含着些糖,被人如此一晃差点噎在喉咙里,憋了半天直直回了人两字。
“我…我找袜子!”
“你当我瞎是不是,嘴里吃的什么?”
“吃…吃的袜子!!!”

薛洋:mmp。

2.编辫子。x

种地织布奶孩子的薛洋在义城后山放孩子(bushi)。
他自个儿则是没有任何兴趣,叼了根草索性坐在草地之上等候。
于是,小星星趁着人什么也没感觉出来,昏昏欲睡的空当。
极其机智的抓住人的头发,在上面扎了几个隔壁大姐姐教他的发式。
并且很好心的插了朵花。

于是那天,不知情的薛洋顶着满脑袋的小辫子回到了义城。
并且对一路看着他噗嗤笑出声,指指点点着的居民行了奇怪的注目礼。

事后小星星再也没被放出去跟邻家大妈们玩过.jpg
并且被狠狠克扣了糖跟罚站。